矿用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头不好对付的倔驴

发布时间:2020-07-13 17:17:04 阅读: 来源:矿用风机厂家

这是一个胡子拉碴的犹太男人,将头发染成了黑色但却忘记了胡子还是白色;目光柔和,泛滥着微笑,但总显露出那么一丝坏;喜欢穿着蓝色系的衬衫,扎着格子领带。

1996年,他预言亚洲将出现金融危机;2001年,他感觉油价可能将飙涨;2006年,他呼吁关注美国房价潜在的暴涨暴跌风险;2008年,他指责布什政府救市措施不力,应当对有关金融机构厉行国有化以维护市场信心。如今所有这一切都一个个成为了现实,他也成了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他,就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

如果克鲁格曼没有成为经济学家,世界也许将多了一位文学家。得了诺贝尔奖,他也不忘更新自己的博客。2008年10月13日早晨7∶40(美国当地时间),他就通过博客告诉世人今天早上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我要赶紧洗澡去参加新闻发布会,已经没有时间煮咖啡了。下午6∶28,一篇名为一点自传的长篇在他的博客里新鲜出炉。他如此热爱写作,已经出版了20本著作,在专业杂志上发表了200多篇论文,他用优美易懂的文字把经济学的枯燥与艰深摧垮,被人推崇为自凯恩斯以降最能写的经济学家。

走上成名之路克鲁格曼在自己的自传中曾这样写道:我一直以来的观点是,有趣的见解与有趣的生活经历毫无关联。一个生活在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整天阅读科幻小说成长起来的人更容易在社会科学中拥有更深的洞察力和独特的见解,如果他的比较对象是一个曾在八个国家生活过,可以说五种语言,在西伯利亚坐过雪橇,在亚马逊河玩过漂流的人。紧接着克鲁格曼风趣地写道:我非常希望我的这个理论是正确的,因为我就是前面那个比较乏味的人。我出生在1953年,当时正值二战后的婴儿潮。成长于纽约郊区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就读的高中是在美国一抓一大把的约翰肯尼迪高中,接着在麻省理工学院度过四年平淡的大学生活。

在麻省理工学院主修经济学的同时,一直痴迷历史的克鲁格曼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了选修各种与历史和其他社会学科有关的课程中,只完成了最少限度的经济学必修课程。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在经济学上的出色表现。

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克鲁格曼的一篇关于汽油价格和消费的学年论文被当时麻省理工学院著名的经济学家诺德豪斯偶然看到,后者为他对经济问题的深刻理解所打动,立即邀请他做自己的研究助理。而这一经历,按克鲁格曼自己的话说,最终促使他走上了职业经济学家的道路。

1978年,克鲁格曼开始写一篇关于垄断竞争贸易模型的论文。当年7月,他把这篇论文提交到国民经济研究局的暑期研讨会上,参加这个会议的都是当时国际上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当他开始宣读论文时,人们没有加以注意,都在相互交谈。渐渐地,大厅安静了下来,人们停止交谈,专心地倾听克鲁格曼的演讲。克鲁格曼一夜成名了!

这个倔驴不好对付克鲁格曼生性桀骜不驯,言辞尖锐,被业界称为倔驴。在布什上台后不久,他毅然拿起了笔,在《纽约时报》专栏中以犀利的文笔和缜密的思维,深入剖析布什政府的内外政策。从布什政府的减税政策到伊拉克战争,他经常在大众媒体人云亦云之际一针见血地戳穿布什政策背后的骗人把戏,与华盛顿的御用经济学家们形成鲜明对比。

当他的一篇文章《真相:在俄罗斯轮盘赌之后》亮相《纽约时报》后,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在他的口中已经一文不值。得奖的前一天他还在批评财政部长保尔森炮制的7000亿美元救市计划走错了方向,政府接管银行没有触及真正的问题,简直是在现金换废纸。他直言:采取一些重要措施是必要的,但美国政府却把纳税人的钱投入到一个乏善可陈的方案中。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和他人没什么两样。

克鲁格曼说过,如果这个方案付诸实施,我们都将在不远的将来收获沮丧。

害怕他的绝不仅仅是布什政府。1992年的总统选举使克鲁格曼在全美国人面前大出了一番风头,他在电视上的经济演说给克林顿极大的帮助,但是克林顿在执政之后并没有起用他为总统经济顾问,原因在于克鲁格曼的性格过于刚直,在华盛顿和学术界都得罪了不少人。克鲁格曼自己也说:从性格上来说,我不适合那种职位。你得会和人打交道,在人们说傻话时打哈哈。

害怕中国的崛起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15年前,当日本公司大规模买进美国公司的时候,我是那些站出来劝美国人不要惊慌的人。也许你期望我现在用同样的话语来说明中国和当年的日本差不多,可是,来自中国的挑战远比当年来自日本的要严重得多。

在他看来,今天的中国比日本精明,而且,比日本更有威胁力。面对来势汹汹的中国,美国却有些底气不足:一方面依赖着中国的人民币,另外一方面还依赖着中国在六方会谈等事宜上的政治斡旋。

龙口定制西装

上饶制作西装

五指山定制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