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会计法修法争议幕后让人愤怒的不只是柯建铭《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31 14:05:33 阅读: 来源:矿用风机厂家

从法案夜袭,到漏字乌龙,台湾“立法院”修正“会计法”争议持续扩大。在台联党团总召林世嘉第一时间辞职、柯建铭被轰下台、苏贞昌公开道歉之后,绿营的怒火并未止息,反而逐渐扩大为台湾社会的整体愤怒。一次看似寻常的“修法”,柯建铭为何成为众矢之的,岛内各界又为何出现这么强烈的反弹?

绿营之怒柯建铭像蓝营卧底“会计法”争议延烧,喝花酒报公账的亲蓝“立委”颜清标免刑获释,民进党基层发出怒吼,大量党员几乎打爆党中央党部总机,亲绿电视台的政论节目也跟进炮轰,同声要求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辞职谢罪,还要辞去不分区“立委”。而党内公开附和这种声音的,还包括谢系“立委”赵天麟、台南市党部和桃园县议会党团。

面对如此强劲的炮轰,柯建铭6日紧急发表声明解释说,他在“修法”前与党内一一沟通过,绝非无沟通,甚至拿出党团记录证明清白,强调“绝对没有一人独断妄为,更没有出卖民进党团”。

柯建铭说明,特别费除罪化问题,早已在党团会议讨论过,当时党籍“立委”皆无不同意见。5月31日当天早上的党团会议,他还特别与出席“立委”一一沟通,也获得支持。现在他一个人成为众矢之的,“非常遗憾”。

“柯建铭并不冤枉,因为他超越了党团对他的授权。”民进党前“立委”郭正亮对导报记者如此表示。据他了解,民进党党团会议原本只授权柯建铭参与蓝绿协商,但底线是公开表决,殊不知柯建铭竟擅自与蓝营达成共识,未经表决就通过修正案,让人怀疑其中另有暗盘交易。

在这场风波中,绿营不少人质疑柯建铭支持颜清标、与国民党勾结。郭正亮认为,其中确有不少疑点:两党都宣称此案是为了教授除罪,民进党为何同意让蓝营主张的民代除罪一起处理?国民党既然急于通过民代除罪,民进党为何不以陈水扁“国务机要费”除罪作为支持条件?他认为,柯建铭、林世嘉护航国民党通过民代除罪,完全违反民进党与台联党的长期主张,两党也并无明显收获,到底所为何来,是否有不可告人的暗盘?绿营要求公开解释。

舆论之怒蓝绿大玩密室政治5月31日晚11:30,离“立法院”休会还剩30分钟,主席台上的“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突然宣布将处理“会计法”修正案,让毫无准备的媒体大跌眼镜。其实,这是朝野“立院”领袖早已协商、计划好的剧情,只是前期联系过程保密到家,连各自贴身助理都被蒙在鼓里,就怕消息提前走漏,横生枝节。

据知情人士披露,因特别费获刑的颜清标入监之前,仍持续透过各种管道与“立委”及“府院”高层沟通,希望能尽快完成“修法”,蓝营也一直在积极推动,无奈绿营特别是台联党意愿不高。

转机出现在5月10日———与绿营关系密切的台大医院医师柯文哲因假发票案遭约谈,与柯私交甚笃的台联党总召林世嘉出手帮忙。5月17日,林世嘉为了柯文哲案去找“立法院长”王金平,希望能让教授假发票案解套,还动用与王关系良好的“中研院”重量级人士疏通。岂料,王坚决要求教授一定得跟颜清标一起解套。

5月28日,朝野党团领袖完成秘密协商,同意把两案绑在一起解套,并敲定在5月31日当晚的“院会”处理掉。

郭正亮说,这也是此案最让岛内舆论反弹的地方:蓝营为了释放颜清标,绿营为了拯救柯文哲,一起以教授研究费除罪化为名,演了一场暗度陈仓的大戏。朝野协商,竟然被演成如此赤裸裸的“密室协商”。

“立法院最高顾问”苏起曾表示,“立法院”有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制度———“朝野协商”,或“党团协商”,是台湾民主制度“最黑暗的角落”。苏起表示,他担任“立委“时,曾被告知“没有进去那个(朝野协商)房间,你就只是‘委员’,不是‘立法委员’”。

在这种游戏中,拥有朝野协商参与权的“立法院长”及党团代表,在事实上掌握着大部分法案的生杀大权,其中任何一人都有法案的实质否决权。而各政党不论席次多寡,一律拥有两名代表“平等参与”。许多争议性法案,常常没有经过全体投票,甚至在多数“立委”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在朝野协商的密室中通过。

民众之怒精英阶层勾结共犯让普通民众愤怒的是,很多政治人物因这次解套,公费喝花酒、假发票报账等,都因此一笔勾销!政客们嘴中振振有词的“历史共业”,看在民众眼中却是明目张胆的“历史共犯”。

这个会期,大量攸关民计民生的法案如证所税案、年金改革、“财划法”等,都在蓝绿对立中搁置一旁。反而是埋伏在第62案的“会计法”修正案,却罕见地在蓝绿共识下,赶在休会前20分钟快速通关。

如果说政治人物耍弄公权力,早已让人习惯,这次学者教授的表现,也让很多普通民众寒心。在台湾,积极参与社会运动、争取社会公平的教授学者,长期扮演着“社会的良心”。但这一次,因为700多个教授涉案的假发票除罪案,尽管“立法院”处理得荒腔走板,却几乎没有什么学者出来讲话。一次“修法”,让政务官、民代、学者集体除罪,整个岛内社会的精英阶层,都成为这场“除罪大作战”的共犯结构。

用岛内媒体的话说:银行大到不能倒,只好减税;身份地位尊贵到不能关,只能除罪!一心为权贵服务,这样的“政府”能不让人寒心吗?(海峡导报记者 刘强 杨思萍)

沥青在线化工

沥青在线票务服务

沥青在线电工

沥青在线照明设备